空调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空调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三个男生说中国男装需要一个定制版ZARA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4 02:43:53 阅读: 来源:空调泵厂家

这是一个跟如何让男人穿得好看而死磕的故事。

故事开始前,先来介绍一下三位主人公。

曹思宇:6岁登上天安门走秀,高考时因为父亲说“你要敢去学服装,我就打断你的腿”老老实实选择工科专业,读了工业工程,毕业进入车企干了5年公关。作为一个男人,他觉得中国男人想买件便宜、好看的衬衫实在太难,海外扫货又远水解不了近渴,结果……他辞职创业,还是干起了服装业。

刘启源:一个可以从中午逛街一直逛到打烊的男生。父母“设计”的他应该是赴美留学,进军华尔街,成为高帅富!结果现实是,大三开始他执意决定转型做设计,从零开始学画画,赴意大利马兰欧尼学院学习设计,成为当届男装班15位学生之一,并获得前往Ermenegildo Zegna(杰尼亚)实习机会。

朱开荣:他是裁缝,还会电工、编程、修车、木工……上世纪90年代开始闯荡上海,经他设计的一条连身裤一度风靡上海,每天光加工费即可进账2000多元。如今,他是东华大学成教学院外聘教师、资深版型师、品牌合伙人……他说不再介意人们喊他裁缝,因为真正的大师都是从手艺人做起的。

故事的开始,还得从2014年5月1号说起,那一天是曹思宇辞职的日子。

失败的爆款

去年秋天,曹思宇在朋友圈转了个活动页面,标题是“全棉免烫衬衫,买一送二,3件300元”,促销的衬衫是他创业的男装品牌——“吾衫”推出过的款式,一款他想模仿小米打造的爆款。

“那会儿着了小米的魔,追求‘爆款’、‘单品突破’,后来发现,服装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”他说。

2014年5月1号之前,曹思宇是外资车企的公关,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位和薪水。在公关圈里做了5年,他开始感觉自己进入了瓶颈期,甚至能够预见未来十几二十年的工作和生活,那种拿着百万年薪,一年旅行一两次的生活显然让80后的他感到恐惧,“还是想有点突破”,坐在堆满布料的办公室里,曹思宇对记者说道。

幼年走秀的经历,加上高考报考服装设计专业未遂的遗憾,当站上人生转型的岔路口时,曹思宇果断选择了通往服装行业的那条路。

“2013年底,媒体关于服装行业库存问题的报道特别多,我大学专业跟供应链有关,所以我一直很钦佩ZARA的模式,毕竟服装行业做到零库存是非常难的事情。”曹思宇说,他想做能够快速翻新的男装衬衫,不光好看,还要合体舒服。

意识到这一问题,优化供应链成为曹思宇创业解决的第一难题,也正是因为他对供应链的优化,才使得“吾衫”能够在日后占据无可比拟的时间优势,这点暂且按下不表。

做服装,没有设计师和版型师怎么行?曹思宇找来刚从意大利学成归来的刘启源担任设计师,选择为日本男装衬衫品牌FLEX供职14年的朱开荣担任版型师,而他选择这两位的理由虽然简单粗暴但却不无道理——“设计师是让你穿着好看的,所以找了一位年轻的、有欧洲经验的设计师;版型师是让你穿着舒服的,一定要找有经验的裁缝。”

虽然没有创业经验,但曹思宇对于品牌的规划是定制衬衫,走“快时尚+快定制”的路线;但同样因为没有创业经验,在将困难无限放大后,他选择靠打造爆款的方式来步步为营。“一开始觉得既要做供应链,又要兼顾产品、传播、IT、用户,怎么也得烧个3000万才能做吧?我想先做个爆款的东西,把球滚大再一点点往前走。”

曹思宇

“像凡客一样,做了蓝色、白色两件基本款,找了最好的工厂和面料商。”服装工厂都讲究起订量,同一个设计同一个颜色,最少600件起订,哪怕只有蓝白两件基本款,曹思宇最少也要面对1200件的库存。

2014年11月19号,当他带着这两件衬衫去见虎扑体育CEO程杭时,对方很直接的问他为什么不直接做完全零库存、快速翻新的模式?

程杭对他说,中国任何一个创业项目都不只有一个人在做,最怕的就是现在有一个跟你有同样想法的人也在跟投资人聊天,不同的是他直接走了定制这条路,然后就没你什么事了。

“我当时觉得他不懂我,就走了。”

3个月后,现实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。款式的增加直接导致了不断积压的库存。

2014年底,曹思宇终于决定掉头回到最初的创业构想,代价是将原本计划打造成爆款的3500件衬衫变成库存,一切又回到原点。

打破常规的定制衬衫

2015年9月,“吾衫”的定制页面上线。

在此之前的6个月里,曹思宇和朱开荣跑了9个城市,面对面接触412位客户,为他们量体裁衣,返工率从最初的10单返工率50%,到之后的300单返工率5%,“到最后返工率达到2%的水平时,我们开始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开始做了。”曹思宇说。

如今,一件衬衫从无到有的过程是这样的:

网上下单选择款式&预约时间——上门量体裁衣——全身33个数据当场传回系统,计算机根据每位客户身材自动制版——15分钟后布料开始剪裁——30分钟后工人开始缝制布料——2.5小时后打包发货

这是什么概念?

如果你是一位在上海的顾客,中午12点前完成上门量体数据采集,当天即可收到发货单号,次日即可穿上定制的衬衫,全程不过24小时。

基于这条快速定制化的流水线,吾衫可以在“零成品库存”下快速翻款。据曹思宇介绍,“服装是一个需要不断迭代设计,刺激二次需求的行业。以前设计是个预判需求的过程,每推出一个新的款式,必然伴随着一定量的库存。有了这条快速响应的流水线支撑,吾衫的每款设计只需要制作一件样衣,用户有需求后,便可以快速定制化生产,现金流周转迅速非常快。同时因为没有库存压力,设计的决定权被交给了消费者,而不是公司内部的设计总监。一个款式卖不好,撤下来换新的就行,反正没有清库存的压力。”

这一切得益于曹思宇最初坚持的供应链优化原则,坚持向ZARA模式学习,并试图进行突破创新。

尽管此前版型师朱开荣已经在日企里做过2万多件衬衫,但让他在纯手动状态下做一个版型仍然要花费3-4小时。当他将自动制版系统优化了8次后,客户的剪裁数据已经可以很好地转化成设计师设计的服装数据,看似毫不相干的数据变成一张可供裁剪的版型图只需15-20分钟。这,应该归功于智慧和科技的力量。

从2014年5月1日辞职创业至今,一年半的时间里,这三个男生走过弯路,也曾忍痛纠偏,在他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办公场地里,来自德国的衬布、日本的缝线、瑞士和意大利的面料等近10个国家的原材料有序的堆放在一边;

负责缝制衣服的女工们也早已习惯不同于以往服装厂枯燥的流水线,而是随时接单随时缝制,为每一位客人缝制最合体的衣衫;

靠墙一边的架子上,整齐的堆放着即将被派寄的快递包裹,每一个盒子里都有一张写满情怀的卡片,也许打开盒子的瞬间,你会被字里行间的情怀打动;

打开吾衫网站,除衬衫外,定制裤子也出现在商品列表里,走得同样是“零库存快速翻新”路线。

回到开篇,曹思宇在他转发的那条打折促销的活动链接里,附了这样一段文字:

直到推的那一刻,我都还是抗拒的。然后朋友和我说:总有一天,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重新穿上!

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我倒是觉得,曹思宇、刘启源、朱开荣这三个男生的大戏值得一看!

剖腹产后多久能同房

佛山专业治白癜风医院

昆明做人流哪家医院既优惠又正规

日常不能忽视的白癜风饮食护理工作

云南什么叫做二代试管婴儿

广西看皮肤病南宁西京医院专业治疗白癜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