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调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空调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网剧制作环境的困惑是赌局还是要依赖大IP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6:36:08 阅读: 来源:空调泵厂家

[摘要]这两年,网络剧的关键词就是“大IP”,大IP延伸出来的现象就是“大IP依赖大演员”,从而引发了IP的争夺,演员资源、发行上的各种争夺。

腾讯娱乐专稿 文/楚飞

网络剧的井喷,迎来了许多精品剧的诞生,同时也推动了资本和热钱凶猛暗涌的现象,网络剧市场环境及生产制作的模式在这些年发生了巨变,大IP被疯抢,拿高片酬的大牌演员也越来越多,对网络剧来说,这到底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呢?

腾讯公司副总裁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、耀客传媒董事长吕超,柠萌影业总裁苏晓

企鹅影业副总裁韩志杰

日前,两场围绕“网络剧市场环境”的论坛在上海举行,腾讯公司副总裁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、企鹅影业副总裁韩志杰、耀客传媒董事长吕超,柠萌影业总裁苏晓、制片人白一骢、导演杨磊、编剧冯骥展开了一次意见交锋。作为影视产业最上游的人,他们所担心的问题也正是网络剧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的困惑,这次交锋,除了告诉我们,网络剧在给这个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之余,也衍生出了许多“近在眼前”的问题。

Part1

互联网优势会让网剧成影视公司未来首选?

身为影视制作公司的老板,耀客(《幻城》的制作方)的吕超以及柠萌影业(《小别离》制作方)的苏晓,其实早已投身网络剧的市场了,他们选择的网络剧题材还都是大的玄幻剧和探险题材,这本身就是网络剧题材容量大的一个优势,传统电视台可能做不到。

面对像企鹅影业这样具有互联网平台属性的公司的崛起,吕超很坦诚地表示是好事,“企鹅影业正在促进影视产业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苏晓则认为影视公司投身做网络剧是迟早的事,“要站队的话,我们就要早点站队。”

腾讯公司副总裁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

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。孙忠怀指出,企鹅影业天然的优势就是根据互联网用户需求,预测未来的内容需求,但市面上的影视公司能否清晰正确地判断“两年后的买家是否还愿意买单”,本身就存在着风险。那在做预算配额时,影视公司是否会更倾向于投资网络剧呢?

苏晓曾供职于东方卫视,跳出体制之后,他成立了柠萌影业,他指出目前的一个尴尬处境,“我们也力求对用户判断更精准,依靠可量化的数据来做判断”,但还是很难,“艺术和工业相结合的体系,赌的是两年以后的市场,两年以后市场对这个产品的评价是什么样子,很难避免大家赌的成分。”他还很尖锐地提到了一个现象,网络剧未来投放的成本会越来越高,影视公司就赌得更厉害,“破产都有可能。”他说道,目前销售数据的天花板在打开,同时也意味着风险更大,成本更高,“在这样大的背景下,制作公司和平台之间趋向于订购的方向,也是必然的。”

吕超认为,互联网公司和电视台是完全不一样的,对于投资网剧,他看到的更多是用户的改变,“互联网最可信的一定是用户的思维,以后会更加市场化,一切都取决于用户。内容公司未来会根据题材来决定适合做网剧,还是做电视剧。”

“我当然愿意做超级网剧”,苏晓接过话题,“题材上追求更广泛,穿越的,涉案的,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尝试新的商业模式,尤其是和付费相关的内容,“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平台越来越多,采购方越来越多,而最担心的是买家越来越少。”

从苏晓的分析来看,目前影视制作公司在行业里免不了要赌,但是他希望看到“市场的蛋糕能做大”,“数据说互联网广告今年增长了50%以上,如果付费用户、内容和电商结合能把蛋糕做大了,冲这个方向,我是愿意赌的。”

但是吕超不完全认同苏晓提出的这种赌,“市场永远是有平衡的,平台和制作公司都有责任。”

Part2

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哪个应该更有话语权?

虽然影视公司都在大力投身网络剧的市场,但很容易让人造成一个误区,是不是只要投网剧就能赚大钱?事实上并非这样,吕超就解释说,“从收入来说,单纯做网剧没有比做传统电视剧高,网台联播还是收入最高,其次是电视+网络,再才是网络剧。”

但是现在视频网站除了在购买网络版权之外,也参与了许多要在电视台播出的传统电视剧。孙忠怀提出疑问,对影视公司来说会不会首要考虑互联网其次才是电视渠道?他还提出一个目前市场上正在萌芽但还不成形的说法,如果版权费超过50%,互联网有超过一半的版权,就应该由互联网主控,如果版权费收入主要来自电视台,就由电视台来说了算。

如何平衡视频网站和传统电视台的关系,谁更应该有话语权呢?

对此,吕超认为“以谁出钱多就谁是老大”的标准不公平,他以《如懿传》为例,没有人会认为它是一部网络剧,“它面对的是传统的观众,而不是单纯的互联网观众。”

苏晓则肯定地表示“制作方肯定是要跟平台绑在一起的”,他指出其实现在电视剧和网络剧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,以前网剧以低成本打擦边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未来网络剧的成本还会更高。但是播出的时候哪个应该更具备话语权,苏晓认为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,“如果是制作方发起的,谁先签合同,账算得过来,那就按这个来。这是大势所趋。”

腾讯公司副总裁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

孙忠怀把话题回归到对网络剧的定义上,他认为,“首要的投资方是哪个平台就谁有话语权,这个比较科学,虽然不会立刻发生,但是呼声越来越强。”他还指出,目前市面上一些主流的影视制作公司对“网剧”的定义还有所误解,“买方的资金配额决定了他们项目的预算,大项目还是给电视台,创新性的、尝试性的题材才给网络?但是来自我们的资金配比已经倒置了。”他所提到的“倒置”是,以前视频网站会花大价钱去购买版权,但是后来逐渐变成一半版权剧一半自制剧,直到现在只有30%的预算是留给传统电视剧的。

Part3

依赖大IP和大牌演员太简单粗暴

企鹅影业副总裁韩志杰、导演杨磊、制片人白一骢、编剧冯骥

企鹅影业副总裁韩志杰

这两年,网络剧的关键词就是“大IP”,大IP延伸出来的现象就是“大IP依赖大演员”,从而引发了IP的争夺,演员资源、发行上的各种争夺。企鹅影业副总裁韩志杰开门见山地向嘉宾发问“演员的片酬比例到底多少才是适合的?”

成功打造过《暗黑者》系列的制片人白一骢笑言他是一个很纠结、分裂的人,“因为我们希望找一些不要那么贵又演得很好的演员,但是想做口碑又想要流量,是美好的愿望,现实是要妥协的,放弃口碑还是放弃流量....我的世界观是打架的。”他指着台上的导演杨磊、编剧冯骥以及他自己开玩笑说,“我们三个还比不过一个小丫头的片酬,我们和那些演员的差距会越来越大。”

白一骢认为,IP不需要大演员,关键要合适,“剧好看就会火,不一定要巨星。”对此,导演杨磊也表示认同,他拍的《九州天空城》是今年暑期档的爆款原创IP,成绩丝毫不输给同档期的豪华班底大剧,但《九州天空城》就没有用一线大咖,反而凭借好口碑将张若昀推向了一线小生。“什么IP和演员,都不那么绝对”,杨磊继续说道,其实好莱坞也算不明白,IP和演员的数字并不是最准确的数据,“能否专业地去判断,去知道观众的共鸣点是什么,这是最重要的。IP是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而已。”

编剧冯骥分析说,IP只是降低成本风险的方式,但是核心还是要放在创作上,依赖大演员带来的恶性循环就是演员不把演戏当成是创作,而是赚钱的手段。白一骢举例说,拿了高片酬的演员对时间也卡得很紧,“多呆一天两天都需要跟经纪人去斗争,他们不会觉得是来创作,而是觉得能来就是给面子了。”他还爆料说,有一次他指出某个演员台词有问题,但是这位演员回击他说“谁谁普通话也不标准,但他现在很红”,让他很无奈。白一骢坦承自己进入到一个奇怪的状态,比如有人会在电话里告诉他,哪个演员6千万能签下来就赶紧签,还有说哪个演员一个亿能签也还可以,“好惨,哪会有那么多钱呢?”

白一骢和杨磊都认同的一个非常不利的现象是,如今原创IP水平大幅度下降,而且越来越缺乏能用专业角度去看懂剧本的人,“太多的人不专业,他们唯一能找到安全的方式就是IP,看不懂原创,过去很多人就有这个能力。”白一骢说。

但是他们都认为“大IP的风潮会过去”,白一骢调侃道,“大家多扶持原创,大IP风就会过去。”

Part4

最好的时代还是要以内容为王

网络剧到底是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呢?

吕超举例说,中国的电视剧如果能像美国一样,可以做到开拍这部戏就能确定播放的档期,并且有规划地一季一季地往下播,还不靠明星来抢观众,解决了这些问题,就能有序地创作和生产。他认为,现在中国的BAT平台可以实现这种模式,“网络剧的市场有可能让中国的影视制作业进入比较理想的、长期的、有序的、追求品质的阶段。”

“从内容生产方来说,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时代,网络平台投入更多的资金,我由衷希望互联网的平台方拥有先进的思维,来促进先进内容的产生,大家都担当更大的责任。”吕超如此说。

苏晓觉得区分最好或最坏都太极端,事实上他认为行业正越来越理性,“资本和热钱不像之前那么多,对赌的案例也不像以前那么多了,还是把更多的精力去做内容,少花时间去做并购,这样反而是对行业更负责任的态度。”

南京第三代试管婴儿怎么样

北京看皮肤过敏那个医院好

卵巢干细胞一针多少钱

呼和浩特看皮肤病科哪个医院较好